融资界 今日头条 一个锂矿商的收入成本表:碳酸锂低于15万每吨,全行业都要停摆

一个锂矿商的收入成本表:碳酸锂低于15万每吨,全行业都要停摆

20万就是底了?目前来看,国内碳酸锂这一轮的单边下跌还远未结束。

“现在市场非常差”

上个月,做锂矿贸易的老杨去新疆矿区转了一圈,回来拍了段视频,开头很悲观。

“现在市场非常差。”

锂矿生意的冷淡取决于碳酸锂价格的涨跌,碳酸锂是电池正极的上游原材料,而动力电池又占到了新能源车总成本的40%。

这几个月,老杨醒来的第一件事,就是打开上海有色网的APP,查看碳酸锂的报价。

截至4月11日,电池级碳酸锂报价跌至20万元/吨,已经达到了宁王给与市场的心理预期。

 有电池厂老板告诉我,他们合作的锂盐厂已经部分停产,等待碳酸锂价格稳定才会复工。原材料厂一停工,他们后续的订单和定价计划也不得不延迟。

不过有公司觉得目前的碳酸锂价格还能再腰斩。

几天前的中国电动汽车百人会上,孚能科技董事长王瑀说,碳酸锂实际成本在3万元/吨左右,预计价格还会进一步下降,未来下探到每吨10万元以下也不是不可能。他还做了测算,整车行业和电池行业可能去年为锂行业至少贡献了1000亿元的利润。 

有锂矿人在这条新闻下回复,这个价格,收矿的都没出路了,让我们怎么过。

01‍ 

四个月,见证利润过万坠落到不足两百。

老杨进入锂矿行业的动因很纯粹,最早是买卖硅矿的他,看到太多身边的朋友因锂而暴富。

去年下半年,老杨在行情最为火热的时候入场,为宁德时代、赣锋锂业、比亚迪等下游大客户采购锂矿。 “去年年底碳酸锂价格还很高的时候,新疆收高品位矿石(氧化锂含量5%以上,5%为品味5)的贸易商,1吨能赚1万多元,非常正常。” “尤其是在新疆这样信息相对闭塞的地区,收矿成本可能还会更低。” 高品位锂矿是生产碳酸锂的重要原料,生产1吨碳酸锂约需要8吨品位为6的锂精矿。从2022年年初开始,下游锂盐厂对锂矿的需求指数级上升,高品位锂矿变得十分稀缺,但生产却不能停止。

图:氧化锂含量5%的锂辉石

高额利润的驱动下,淘矿的贸易商开始奔赴全国各地,较低品味的锂矿也被发掘出来,主要地区包括了江西宜春、新疆巴州若羌、山东等地。

新疆是锂矿大省之一,阿勒泰的可可托海更是中国锂产业的“摇篮”。今年2月20日,新疆若羌的一处锂矿仅仅是探矿权就拍出了60.88亿元,溢价近400倍。 但是,坠落来得太快。 仅三个月时间,碳酸锂的价格就跌去了高位时价格的50%。在上游收矿的利润也是以日为单位的滑落。3月25日,老杨完成了最新一笔锂辉石(氧化锂含量3%)的交易,一吨成本价7800元,卖出8000元,到手的收入仅有200元。

可以看到,不管是宁德时代这样的头部车企,还是亿纬锂能等二线厂商,都在面对着共同的难题——动力电池行业似已出现降温迹象。

而导致降温的原因是什么呢?因为车企采购堵在工厂门口抢货的日子已一去不返。

锂辉石成本主要包括原材料+运费+税费,图源:新能源产业家

老杨也很彷徨,即便是百公里时速的火车也已经赶不上碳酸锂跌价的速度了。 他算了笔账,如果当天看中了一批矿石,谈好价格后,安排货车拉回厂里,工厂再加工成碳酸锂继续取样复测,最终签署合同后才会进行打款。走完这套矿石贸易的常规流程,用邮寄检测最快需要6天。

在新疆的十来天里,按照碳酸锂日跌5000元计算,收来的每吨锂辉石(氧化锂含量3.5%以上),每两天就要掉价595元。所以,假设锂辉石每吨一万元,仅仅是从港口或矿山用火车运到工厂这段时间,就会亏掉近千元。 

老杨告诉我,这已经是按下游电池级碳酸锂35万元/吨时的价格来计算的,如果价格低于15万元/吨,上游锂矿贸易的生意基本开始陷入停滞。 “低于15万元每吨,仅仅是到了浮选厂、锂盐厂这一环,就覆盖不了加工成本。”这也是为什么如此多的加工厂都选择停工,因为开工一天亏一天。 

同样的情景也发生在了非洲。

宁波龙腾矿业在去年拿下了尼日利亚一处500平方公里矿山的探矿权。创始人龙万城说,3月份的尼日利亚,已经不复锂矿天价时万人空巷的场面,询单的电池厂也寥寥无几。 

雪球上有用户测算,锂矿从开采起始,生产-入库-运输-装车-整车销售的整个周期需要9个月起步。因为按目前的技术水平,在锂资源丰富的矿山,装满一船的锂矿起码需要1个月时间,而从非洲、南美到中国海陆联运的时间普遍在3个月,从澳洲出发普遍为2个月。

 这意味着,那些在几个月前在冲进尼日利亚抢矿的工厂和贸易商,都将面临严重亏损 。

02‍ 

行业大开大合,何时才能企稳?

急速下跌的行情,让锂矿产业已经失去了交易锚点,没有人知道真实的价格。多数人提到了优质电池级碳酸锂、低端碳酸锂正在走出两段不同的行情。 

一位投资人告诉我,机构内部之前就觉得跌到20万元/吨是必然的,但速度的确比想象中要快。如果往10万元/吨以下继续走,没有自有矿的部分厂商就有风险,扛不住压力退出供应商序列,低端产能会快速出清。

 “对于有品牌效应,品质较高的电池级碳酸锂来说,真实报价比市面上最高报价依旧很高,并且不少人在争抢。”一位业内人士提到。

不过奔走在一线市场的老杨仍然感觉到危机还在扩大。 

几天前,老杨又发了一段视频,标题黄底黑字:“碳酸锂市场已经不受控制了,有矿的兄弟,赶紧出、赶紧出、赶紧出!!!” 

上一次看到这样情绪激烈、短促有力的句式,还是在大刘老师写的三体。老杨说,虽然现在大家看到进口碳酸锂的价格还很乐观,但是大部分锂矿还是进入中国的,毕竟中国只有全球 6% 的锂矿,但生产了全球 71% 的锂盐,所以国际市场的价格也会被打下来。

 “如果国际市场的价格高,有利润,为什么还是会有大量的矿进口到中国?” 

目前来看,国内碳酸锂这一轮的单边下跌还远未结束。

原因有二,

一是燃油车为去库存而引起的车市价格战还没有停止,

二是2022年动力电池产业已经出现累库现象,即电池装车量远远超过了产量。

据中国汽车动力电池产业创新联盟的数据,2022年,我国动力电池累计产量545.9GWh,累计装车量294.6GWh。这说明车企实际用于装机的锂电池是购买量的53%,相当于备下了将近两个季度的锂电池库存。

 “今年电池产能过剩十分明显,且锂电是定制化产能过剩,非同质化产能过剩。”一名二线锂电厂股东曾对媒体表示,锂电厂的开工率依赖下游客户的情况,关键是受新能源车销售的影响。

东证衍生品研究院做了统计,3月份三元材料厂、磷酸铁锂厂的月度开工率已经跌至2019年10月的水平,为40%左右。

03

“当碳酸锂下跌到每吨20万元以下,电池回收的商业模式是否说得通?盈利曲线是否会改变,跌价如此之快,钠离子电池技术路线的经济性优势是否会大打折扣。”

这几乎是近期产业一线中最多的困惑。

在锂资源的上行周期中,急速膨胀的发展总会掩盖这些商业模式的种种问题。而这次迎面而来的下行行情中,或许那些真正有竞争力的企业也将脱颖而出,保存实力,抓住下一轮周期浪潮的红利。

不断洗牌,花无百日红,商业的规律就是如此。

本文来自网络,不代表融资界立场,转载请注明出处:http://www.n315.com/roll/2023/0412/1172.html

作者: 融资界

融资界唯一站点(www.n315.com)中国投融资界唯一信息资讯平台创建于2004年:提供7X24小时投资信息资讯及全球金融,股票,证券,融资,基金,经济,等多种面向金融类服务,提供全方位的融资新闻、分析评论、权威的信息源门户!
上一篇
下一篇

发表回复

联系我们

联系我们

在线咨询: QQ交谈

邮箱: 89934208@qq.com

工作时间:周一至周五,9:00-17:30,节假日休息

关注微信
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

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

关注微博
返回顶部